上官婉兒為何會被李隆基處死?她機關算盡,卻少算一環

景龍四年(710年)六月,唐中宗李顯被韋后下毒鴆殺,暴斃而亡。韋后隨即下詔以中宗幼子李重茂為帝,自己則臨朝稱制,欲效法武則天故事。而也就是在同月,李旦之子臨淄王李隆基與太平公主決定聯合。7月11日,李隆基結交禁軍首領葛福順、陳玄禮等, 率禁軍攻入宮闈,盡誅韋后、安樂公主及其黨羽。

而此時的上官婉兒,則率宮人接踵相迎,同時還拿出上書有“(李隆基其父)李旦參與議事”的中宗遺詔,以示效忠李唐皇室。而且李隆基的心腹宰相劉幽球更是為其求情,但是李隆基卻道:“此婢妖淫,瀆亂宮闈,怎可輕???今日不誅,后悔無及了。” 遂下令將其誅殺,如是這樣一位縱橫朝堂的風云人物,便結束了生命,那么李隆基又為何一定要殺上官婉兒呢?我們翻閱歷史還發現了有意思的一點便是,在將上官婉兒誅殺不久,他便下令恢復了上官婉兒的封號昭容,將其安葬。那么上官婉兒究竟錯在哪里,以致于身死?

上官婉兒,是名門之后,祖上乃是西漢上官桀后裔。祖父更是唐高宗朝的宰相,但也正是因為祖父上官儀起草的廢武則天詔書,也為這樣一個名門望族帶來了滅頂之災。結果便是祖父被殺,父親被殺,而剛剛呱呱墜地的她與母親則被沒入掖庭為奴。

但是天生麗質,又加之聰穎好學,有母親教誨,也能在閑暇時教其讀書識字,也讓她學的一手好詩文,更是聲名在外。而這也得到了武則天的青睞。于是14歲的她,便開始了她的仕宦生涯。

被免去了奴才身份,更是能夠隨侍武則天左右,為其掌管誥命,雖然年少的她伊始,因為忤逆圣意,而被處以黥面,但也正是這樣的經歷讓她學會了曲意逢迎,一個無依無靠的弱女子也大抵只有如此才能在政治的權利旋渦之中游刃有余。備受恩寵的她,甚至于被武則天授以處理奏章之權,可見其權勢日隆。而她也更懂得了高處不勝寒,懂得了見風使舵,謹小慎微。

盛衰之道,一場神龍政變,武則天被迫退位。

但是上官婉兒卻沒有因此而跌落,反倒是更加如日中天,唐中宗李顯復位之后,由于性格怯懦,又無主見,而她也得以被留在身邊,繼續起草詔令,署理政務,亦是由此,而被敕封為昭容,而自己的母親也被封為沛國夫人。

但是也正是唐中宗李顯的性格,導致自己的皇后韋后則躍躍欲試,很想效仿武則天,榮登大寶。而上官婉兒正是依靠著敏銳的政治嗅覺,選擇依附于韋后,更是為韋后鞍前馬后,樹立威信,收服人心。

更甚者將武三思引薦給韋后,作為權利的犄角,武三思、韋后、上官婉兒也互為倚仗,而且三人更是行不軌之私情,一時間宮中風言風語四起。而上官婉兒更是為了構陷皇太子李重俊,謊稱其謀反,與韋后合謀之下,中宗果然信以為真,將太子李重俊誅殺。

而沒有了武三思(事前已被李重俊誅殺),此時的太平公主又崛起,她則又轉投太平公主麾下。而也就在710年,韋后與武三思的丑事被人告發,中宗自然勃然大怒,韋后懼怕,則先下手為強毒殺了唐中宗。

此時的上官婉兒,自然知道韋后與武則天之間的云泥之別,她時刻再為自己準備一條退路。在與太平公主協商之下,便有了中宗李顯的遺詔:立李重茂為帝,韋后攝政,相王李旦輔政。她自然認為這是一個萬全之策,既能夠不得罪韋后一黨,還能夠討好李唐皇室,但是他卻忽略了最為重要、最為致命的一環,這一環便是李旦之子臨淄王李隆基的私心。

這份遺詔雖然能夠討好李唐皇室,也能夠讓太平公主掌權的夢想更進一步,也能不得罪韋后,但是對于李隆基而言,一旦認可了這份詔書,便意味著什么呢?

那便意味著認可了太平公主的地位,而自己(包括父親相王李旦)也僅僅只能是權臣,喪失了法理基礎,以后再無染指皇位的正朔機會。這顯然是李隆基不能忍受的,也是上官婉兒在幾十載的宦海浮沉之中,唯一少算或者說錯算的一環,但也恰恰就是這樣一環終究讓李隆基下定了決心,必須誅殺上官婉兒,不承認此詔書,而且還能通過誅殺上官婉兒削太平公主一臂,何樂不為?

于是,這個因政治博弈而沒入掖庭的女子,又因政治博弈而起的女子,最終也死在了冷血無情的政治之下。

參考資料:《新唐書》

《舊唐書》《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銘并序》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8.pinlue.com/thumb/img_jpg/m0UFDibTsMLv0EE6iaibibNIaAUaW0SuvSmJlx6fOa4wqyu0nvAF5icPT22ic9eu1Viaq0cF3RepXzo7oJE9mrVEpvtLA/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