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談泰豐花色

攝影|彥綾

泰豐是一個平凡的公園,它安靜 、平和,與城里熙熙攘攘的公園相比,它應該算得上是孤獨的,因為它這里不曾有嘈雜的各種聲音,也不曾有桌子供人打牌或者下棋。它只有一條江,一條沿江而修建的健康步道供人們鍛煉。

在泰豐公園這一段的白石江一點也不清澈,混濁的水面有很多蚊蟲,某一段還時不時地散發出陣陣惡臭。奇怪的是,每天還有牛蛙聲若洪鐘地叫個不停;也有野鴨在江面追逐打鬧;也有一對白鵝在最混濁的那一段優雅地游來游去,累了,再上岸藏身花叢里休息;甚至還有一些父親帶著孩子來捕撈小魚。

但無論如何,公園里的人很少,也正是因為這種少,我才更喜歡在公園里一圈又一圈地行走,也才會在公園里蹲下來和花花草草們進行一段短時間的交流和問候。我不是一個愛到處竄的人,但是我行走過的地方,我都會認真地去看早中晚三個時段花草們的不同。

我可以在最早的時候發現桃花;也可以在最早的時候發現藏在迎春花叢中的那朵月見草;一朵小小的蒲公英開花了,我也會打著傘蹲在它身邊仔細地看它黃黃的花蕊,;更別說沿江而種的皇冠菊了,我最喜歡在下小雨時輕輕拂過它們柔嫩的花瓣,讓它們身上的水珠滾到我的手心里,再滾到地上;我會因為想親吻一串紫藤而冒失地跳起來撞到鐵欄;我還能找到楓葉開花之后長出渾身是刺的果實。

細葉芒這幾日長勢非常好,一片密密的細葉仿佛一團綠霧輕輕地覆蓋在地上;如同綠霧一樣的還有金枝國槐,無論春時的嫩綠,還是現在的深夏,淺而帶黃的綠色讓人賞心悅目;江中還有一片睡蓮,目前還沒有見到花苞,只看到一片片圓葉隨著江水一波一蕩漾,我非常期待它們開花的樣子,讓一江污泥和混濁變得清涼。

如果要說起泰豐的花色,肯定不能少了才謝了不久的櫻花,據我的觀察,公園里有三個品種的櫻花:在冬末如朝霞的冬櫻花;在二月底盛開的高高大大的云南櫻花,一樹樹的玫紅色,在公園入口處風姿卓越地盛裝而立,讓每一個走到花樹下的人們都忍不住停下腳步,紛紛拍照留念;還有一種櫻花非常的少,只有幾樹,目前只見到開了幾朵花,它就是雛菊櫻,我想明年它們應該能開更多的花吧,給泰豐的春天錦上添花。

夏初而開的馬鞭花,幾棵不多的垂絲海棠,還有大片尚未盛開的薰衣草。哎呀,怎么寫著寫著,就發現,一篇下來根本就寫不完呢?不如暫時停下,我再去與花兒們多多交流后再寫吧,因為它們的故事實在是太多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

彥綾的微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43.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