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中的烏托邦

(圖片來源于網絡)

關于烏托邦這種社會類型的構建,我們更熟悉的應該是像喬治·奧威爾寫的《一九八四》,或者是尤金·扎米亞金的《我們》,又或者是阿道司·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

除了《美麗新世界》我似乎沒有看過外,《一九八四》與《我們》里所描述的烏托邦社會,讓人看完之后都會有冷汗淋漓、毛骨悚然的感覺,經年不消。

以上三部小說是非常著名的反烏托邦小說,政治與利益的黑暗,從頭到尾地貫穿人們從出生到死亡的全部。在這三本小說里,人們的生活看似有序,也不愁溫飽,但人們們的所有行動都在嚴密的監控之下,他們無法自由地做自己,所有的行為都是被規劃好的,不能超出一點邊界。烏托邦社會只是一件皇帝的新裝,它只不過是政客們榨取最后一滴利益的工具。

那么,有沒有一種烏托邦能讓人們在豐衣足食之后,財富不再成為人們的追求,人們可以自由地構建自己喜歡的政治制度,又能自由地成為自己,積極主動地為社會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阿瑟·克拉克給我們畫了這樣一個畫卷似乎很是理想的畫卷:

超主來到地球之后,他們沒有發動戰爭,也沒有奴役地球人類,更沒有從地球上掠奪任何資源。超主們沒有干涉人類的任何生活,包括宗教信仰與任何形態的政治制度,除了人類想要發動戰爭時被制止外。用超主的話來說:“這些都是人們自己的事情,只要不妨礙別人的自由就行?!?/p>

超主們只是廢除了戰爭、饑餓、和疾病。

人類在沒有戰爭、饑餓和疾病之后,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建設中去了?!吧a大部分自動化——機器人工廠為消費者提供源源不斷的產品,生活必需品完全免費。人們要么是為了奢求某種高檔享受而工作,要么就什么都不做?!?/p>

“最顯著的變化是20

世紀特有的瘋狂發展速度放慢了,生活較前幾代人更悠閑。雖然有少數人覺得日子過得缺乏激情,但對大多數人來說更平靜、更祥和了。西方人重新學會了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從未忘卻的東西:只要不是徹底的懶惰,悠閑地生活絕非罪過?!?/p>

“不管未來會帶來什么問題,時間還是一樣輕快前行,從人們手邊溜走?,F在的教育更為徹底,持續的時間更長。很少有人在20

歲前離開學校,而這時也僅僅完成了第一階段的教育,經過旅行和體驗,拓寬了思想,然后他們在25

歲時回到校園,再讀上三年書。盡管這樣,他們日后或許還要偶爾進修幾門自己感興趣的課程?!?/p>

超主這樣形容自己的責任:我們就像一個看護人,只是來幫助你們,我們并不想從你們這里得到什么,無論智慧、資源、還是科學,我們都比你們發達得多。如果要找一個最準確的詞語來形容我們,接生婆是最好的表達方式。

接生婆?什么意思?有著比地球人發達無數倍的超主們,到底是為什么要在地球上營造一個烏托邦的社會?真的是為了人們好嗎?

喬的兒子才出生時,并沒有什么特殊的能力顯現,但喬的妻子有一項特殊能力:心靈感應。超主們遵守承諾并不監視已經存在的每一個地球人,但他們卻密切注視著每一個十歲及十歲以下的孩子。

喬的兒子在經歷一次地震之后,就開始夢到一些奇怪的東西。喬與妻子從兒子口中聽到那些莫名其妙的描述后,開始覺得恐慌;還是嬰兒的小女兒與開始表現得與眾不同:她長眠不醒,身體機能卻運轉正常;冰箱里的食物在莫名其妙地減少,她卻在慢慢長大。

喬質問超主為什么?超主告訴喬:地球人以為超主就是最高智慧的代表,其實在超主之上,還有一種更高級的生命形態:超智。喬的妻子擁有的心靈感應能力,就是超智的能力之一,只是她的能力非常弱,根本改變不了什么。

但是,十歲及十歲以下的孩子們就完全擁有了這種超級能力,而且還各不相同。他們不需要任何物質資源,就可以利用精神能力去創造與毀滅任何物體。

這些孩子被超主們集中起來放到一個未知的大陸上,任由他們自行成長。這些孩子的成長非??膳?,當他們明白自身的能力后,他們開始改變月球的運行軌跡,開始改變地球的一些東西。直到,他們被超智全部接走。

從此,地球上再沒有一個孩子出生;而超主們也同樣沒有任何一個孩子出生。

人類滅絕了,地球也隨著孩子們的被接走的那一刻自毀了。

超主們任務完成,踏上了回家之路。不過,他們明白,這只是完成了一個任務而已,以后還會有更多相同的任務在等著他們。歲月漫漫,無論是出于打發無聊,還是想探索超智的秘密,他們都會去執行任務,或許,在遙遠的未來,他們可以改變些什么。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49.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