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操縱股票市場:證券市場二十年莊家演變史(1)(錢經)


2011

4

月的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下午,記者來到老張(化名)的個人操盤室。所謂操盤室,實際是位于深圳景田區的一個三居室民宅中的一間,房間內僅兩臺電腦、一部電話,四面白墻。

 

  老張的身份是深圳某資產管理公司的董事長,

我不經常去公司,平常喜歡在家里看看股票,沒事打打球,就像一個閑人。

正是這位

閑人

,2009

年至2010

年隱匿在某三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東身后,也是這段時間,三只股票分別出現了61.5%

、96%

40.7%

的漲幅,但凡炒過股的人都能看出,老張正是那個

。

  

我現在談不上是莊家,坐莊的門檻實在越來越高了。我現在資金量也就十幾個億,你想想,拿到一只股票哪怕20%

的流通盤也需要8

億。沒有人會把一半的身價拿來做一只股票,我無非是在圈子里有些朋友,跟上市公司也比較熟,大家同進同退而已。大部分時候,我真的是個閑人。

  事實確實如此,老張每年投資的股票數量很少,但每操作一只股票前,老張都會做兩個月甚至半年的準備,

評估行業環境,親自去上市公司調研,重要的是跟上市公司達成共識,最后研究討論最適合買入的時機。

當然也有例外,在海南板塊全線飄紅的時候,

幾乎所有個股都有機構資金入駐,為了能先搶到倉位,也就來不及去上市公司調研了。

  對于自己的業績和操作,追問之下老張提到了個股江蘇吳中

600200

),

去年10

月初,我用幾個大客戶的賬戶買了,前幾天剛剛出貨(四月底)。

  證券市場征戰已經二十多年,老張自己,也是一部莊家演變史。

  “327”

淘得第一桶金

  1990

2

月,在深圳經營歌舞廳的老張初涉資本市場,經人勸說后帶著

巨資”18

萬進場。當時深市行情大好,

黑市

交易火熱,

誤打誤撞,我應該是在最好的時間入場,我當時4

元左右買了深發展,到1990

6

月,深發展股價漲到24

元。幾個月,十倍的收益,我關掉了歌舞廳,進了資本市場。

  從此,老張便一直在股市里

試水

,也曾跟著深圳

北上大軍

到上海投資,

但真正賺大錢是在國債期貨

里,確切的說是327

國債。

  老張的這一桶金賺得驚心動魄。最開始選擇做多,老張憑的是直覺,而在賭局初期,一度是空方領先,后陷入膠著。直到1995

2

23

日,財政部發布提高327

國債利率的公告,百元面值的國債將按148.5

元兌付,這對多頭老張來講無疑是天大的利好。本來應該是毫無懸念的勝利,卻因萬國證券總裁——

證券

教父

管金生的操作變得驚心動魄、險象環生。

  管金生帶領的萬國證券是空頭的主力,按照當時的規定,以萬國的資金最多可開40

萬口的倉位,其他券商亦然,但事實上萬國在事發前已經到了200

萬口。

  2

23

日開盤,中經開帶領的多頭進團,用80

萬口合約將前日148.21

元收盤價一舉攻到148.5

元,此后又以220

萬口合約攻到150

元。而國債每上漲1

元,萬國就要賠進十幾個億。管金生向時任上交所總裁魏文淵求救不成,在多頭軍團下午猛攻下,管金生已經顧不上是否還有錢繼續開倉,在下午4

22

分瘋狂開倉做空,先以50

萬口合約把價位從151.3

元轟到150

元,然后連續用幾十萬口合約把價位打到148

元,最后以一個730

萬口合約的巨大買單狂炸尾市,價格定在147.4

元。

  如果以147.4

元(老張的噩夢)交割,萬國贏60

個億(但操作嚴重違規,且公司拿不出足夠保證金)。最后,上交所公告:最后7

分鐘的交易無效,收盤價為違約前最后交易價格151.3

元。這個價格判了萬國死刑,公司賠進60

億元人民幣。第二天,管金生入獄。此后萬國證券與申銀證券合并,成為今天的申銀萬國

。

  萬國證券破產卻成全了老張這樣的投資者,從此他的資產開始以千萬計數。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93.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