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會負責抹去它

(圖片來源于網絡)

阿拉伯傳說中有兩個朋友在沙漠中旅行

,在旅途中的某處他們吵架了

,

一個還給了另外一個一記耳光

.

被打的覺得受辱

,

一言不語

,

在沙子上寫下:

"

今天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巴掌

."

他們繼續往前走

.

直到到了沃野

,

他們便決定停下

.

不幸的是被打巴掌的那位落入河中差點淹死

,

幸好被朋友救起來了

.

被救起后

,

他拿了一把小劍在石頭上刻了:

"

今天我的好朋友救了我一命

."

一旁好奇的朋友問說:

為什麼我打了你以后

,

你要寫在沙子上

,

而現在要刻在石頭上呢

?

另個笑笑的回答說:

當被一個朋友傷害時

,

要寫在易忘的地方

,

風會負責抹去它;

相反的如果被幫助

,

我們要把它刻在心里的深處

,

那里任何風都不能抹滅它

.

朋友的相處傷害往往是無心的

,

幫助卻是真心的

,

忘記那些無心的傷害;

銘記那些對你真心幫助

,

你會發現這世上你有很

多真心的朋友

……

讀了這個故事內心深受啟發。不禁讓我想起發生在2004年的云南大學馬加爵殺人案。馬加爵和我同年生,很巧的是他也是2000

年考進大學。正常的情況下他04

年畢業??墒邱R的人生卻在04

年畫上句號。如果沒有那場慘案,那么馬和他的四個同學現在可能已經有了自己的愛人、孩子、正步入中年,快過年了,說不定他們正籌劃著過年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雙親??墒鞘篱g沒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結果。

回想馬殺人的動機,在網上看了很多關于他的故事。我的同情心始終沒有被點燃。不就是打牌同學懷疑你作弊嗎?不就是同學過生日沒有邀請你嗎?不就是自己比別人窮點嗎?我和馬加爵是同級的大學生。那個時代不像現在的大學生有智能手機玩,有手提電腦打發時間。所以玩撲克牌是一種受大眾歡迎的娛樂方式。我們宿舍也不例外經常湊在一起玩。我也是跟馬加爵一樣經常贏。記得室友們曾經因為我經常贏把我關在門外。但是我并沒有像馬一樣產生仇恨心理。只覺得同學之間鬧著玩而已。

室友阿牛夜游母校,特意去參觀了以前一起住過的宿舍拍了一些照片發朋友圈,并配文“當初穿梭在走廊的那個女孩,你在哪里?”并感嘆物是人非。讓人看了淚崩。室友們看了我寫的小文章感嘆:“幸好你不是馬家爵,讓我能活到中年?!本拖窬W上調侃的看了那么多發生在大學校園的室友殺人案,我們是不是該給自己的室友寫一封信“同學感謝您當年的不殺之恩”看似輕松的調侃讀來卻讓人心酸。如今我也是為人父母,兒行千里母擔憂??!想想那幾條被馬家爵奪走的鮮活的生命,他們的父母是何等的心痛。

同學之間,朋友之間,甚至親人之間難免會有一些摩擦。我們應該多記住他們的好。把他們的好刻在心里,那些不好的讓風負責抹去。但凡因為一點小事就懷恨在心,甚至取人性命之人,多數是心胸狹隘之人。

其實像馬加爵一樣因為一點小事就殘忍的向身邊的人伸出魔爪的還有復旦大學的林森浩。碩士研究生,受過高等教育的國家的棟梁之才,卻因看不慣同學就殘忍的在飲水機里投毒??粗矣讶淌苤卸局慈匀缓翢o惻隱之心。這樣的人沒有道德底線,心胸狹隘之極。

世界因生命而精彩,生命是寶貴的,在金錢、榮譽、地位面前生命的價值高于一切。我們應當珍惜相遇的緣分。把他人的生命看得跟自己的生命一樣重要。不要因為一點小事就懷恨在心。動輒取他人性命。這樣毀人毀己。

今天再大的事,到了明天都是小事;今年再大的事,到了明年就是故事;今生再大的事,到了來世,就是傳說。

當我們遇到不開心的事情的時候多唱唱那首歌:“天空飄來五個字,那都不是事,是事也就煩一會兒。一會兒就沒事......



彥綾:關于馬加爵事件的表面原因雖然是因為打牌所至,其實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家庭教育的關系。幸福的人,一生都能被童年治愈,而不幸的人卻要用一生來治愈童年,馬加爵就是不幸的那個人。能從原生家庭的不幸中走出來的人很少,絕大多數都是帶著童年陰影努力著??上яR加爵雖然讀到了大學,但他還是沒有能力去追求自我建設。

在童年里,很多人確實遭遇了很多成長中的不幸,然而十八歲以后的成年人,應該對自己的未來負責,那么選擇自我建設是一條最好的出路,放開心胸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歌怎么唱來著?“天空飄來五個字,那都不是事,是事也就煩一會,一會就沒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30.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