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涂抹色彩的花

作者介紹:辜妤潔,青春文學作家,現留學日本。曾獲第一屆超級明星文學新人選拔賽四強現場賽全國冠軍,第十二屆、十五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二等獎。代表作有“虹”系列:《一瞬的光和永遠》《就算海水淹沒島嶼》《致櫻花樹先生》《若你轉身牽我的手》等。法國有一句諺語:“好的敵人是更好?!比送焐邆淦乒拮悠扑さ哪芰?,也有在明亮之處更加發光的欲望?;ǖ臉O致是開到繁盛,葉的極致是綠到深沉,通往極致的過程讓人熱血澎湃,但當置身于頂點時,乏味和落寞也隨之而來。15歲時,我并不高挑出眾,也不算能說會道,當時我唯一的優點是學習成績好。小學時我在班里總考第一名,小學升初中時,全校只有兩名學生的語文和數學考滿分,我是其中之一。進入初中后,我的成績也沒掉出過前3名。在對個人能力界定狹隘的初中時代,成績好往往是“聰明”“厲害”的標簽,于是在其他方面表現一般的我,仍舊被選為班長兼語文課代表。為了對得起這些稱謂,我利用課余時間讀了很多書,學習一些復雜的疑難生詞,一方面是為了在課堂上回答問題時突顯我豐富的知識儲備;另一方面是為了在寫作文時博個熟練引經據典的印象,得一個高分。那時我想要的并不是考第一名,而是拉開與第二名的差距。但現實往往是,總考第一名的人,繼續保持第一名不會被表揚太多,但若某次落到第二名就會被責問:“怎么退步了呢?”長得好看的人,大家都喜歡他是理所當然,沒有人會去在意他會有多么美好的品質。人一旦落到某種設定里,好像隨之相關的一切都變成理所當然。不甘于被限定的我們,偶爾會急切地渴望讓別人看到自己還有無限的可能性。在學生時代展露自我的方式有限,所以,成績好的人拼命表現自己人緣好,長得好看的人拼命表現自己有才智。

我和N的友誼大概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形成的??偪嫉谝幻奈液烷L得最好看的N,我們都一樣早熟,都深知如果總是一個人便會落下話柄,于是在初二的一節體育課上,N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笑盈盈地說:“我不想變成‘花瓶’,你也不想被當作書呆子,我們互相彌補不足做朋友吧!我們做朋友,這樣的搭配一定很吸引人的眼球?!蔽覜]想到N這么直白,但她說中了我的要害——我不想做拒人千里的書呆子,而想被夸獎得更多,想被認為是更優秀的人。如果我和N在一起,我的生活會少一些沉悶。我沒有理由拒絕,便伸出了手,和N結盟似的成了閨密。即使如此,我們曾經也非常要好過。初二暑假我們約好到她家做海報,她畫畫、排版,我負責寫內容。N的家住的是一棟兩層的小別墅,她的房間外面有一個很大的陽臺,我們搬一張小桌子到陽臺上,鋪上涼席,就那樣圍坐著,商量怎么把海報做得更好看。涼席上堆滿了零食,風扇吹走了燥熱的夏風。做完海報,我們就躺在地上望著天空聊班上的八卦,說誰干了什么蠢事很討厭、誰好像喜歡誰……我們不用刻意地保持溫柔、良好的形象,也無須隱藏自己的負面情緒。冬天的時候,教室里的暖氣有一陣子壞了,N是大小姐,不愿意在教室里裹著厚厚的羽絨服,便穿得薄薄的,雖然很漂亮卻冷得受不了,于是她讓我假裝肚子疼,她去向老師請假送我回家。逃出學校后,我們去附近的電影院看了一部愛情片,她去買電影票,而我負責去買奶茶,兩個人心安理得地坐在黑漆漆的電影院里看電影,看完后各回各家。我把課堂筆記借給N,臨考前給她畫重點、幫她復習,而她帶我去參加她的朋友聚會,我也因此結識了不少其他學校的學生。學校的文藝活動,我總是陪N去參加排練;運動會時我報了800米長跑,N拿著糖水在終點迎接我。

書上說:“大多數朋友甚至稱不上朋友的人,像貓而不像狗。他們為了從你身上索取什么而接近你,卻不會帶來忠誠?!蔽液蚇也是如此,互相需要,頻率相同,所以能做朋友。我們遵守著閨密之間的規則,一起做了很多事,卻保持著恰當的距離,不交心,不追問彼此的秘密,因此相處融洽,從未爭吵過。女生之間的親密往往是在長時間的相處中形成的一種習慣,而在所有的感情中最難克服的就是習慣。當我們放學后依偎在一起穿過長長的走廊時,我以為我們真的是閨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牢固時是堅不可摧的堤壩,一旦有了小小的缺口就潰不成堤了,何況我和N的友誼本來就不純潔,這份友誼后來因為我的“背叛”而迅速瓦解了。這源于一次投票。每年10月,市里的學校會聯合舉辦辯論賽,決賽在我們學校舉行,按照慣例,要從初三學生中選出辯論賽的主持人。終于輪到我們這一屆,我們班敲定了兩個女生去參加學校的主持人選拔,并用了一節班會課舉行試演,然后進行投票。這兩個女生,一個是長得最好看的英語課代表N,另一個是主持經驗最豐富的文娛委員A。她們倆總是一起主持每年的元旦晚會,但這次辯論賽要在她們中間選取一個做主持人。投票結果是N以一票之差敗給了A。失去這次機會的N很懊惱,而且因為輸給了A感覺很沒面子,她當場在教室里大哭起來。那時我和N已是全年級同學皆知的閨密,看到她哭,我慌了神,急忙從包里翻出紙巾遞給她。誰知我的手卻被她重重打開,紙巾飛出好遠。我愣住了,其他人也都被嚇了一跳。 “阿潔,能不能不要再假惺惺地裝好人?我為什么哭,你心里清楚?!笨薜美婊◣в甑腘說,“我最討厭你這種虛偽的人了!”直到現在我還記得N當時的眼神——幽怨、厭惡、憤怒,她對我的不滿終于爆發,我如芒在背,恨不得鉆到地底下去。

是的,就在十幾分鐘前,我一邊對N說“這次肯定是你贏啦”,一邊悄悄地在紙上寫下了A的名字。這件事很快在學校里傳開,大家都說我嫉妒N。因為嫉妒而背叛最好的朋友的我,一夜間背負惡名,甚至我去辦公室領批閱好的卷子時,也聽到一直以為最喜歡自己的語文老師對其他老師說:“我不喜歡我們班的阿潔,她太有心計了?!敝蠛靡魂?,在學校里被人指指點點,我可以佯裝不在意,但N的眼淚卻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漸漸成為我痛苦的根源。他們說我因為嫉妒N才選了A,那時候我并不嫉妒N,可是如果我選了她,我也許會嫉妒她。我選A的原因很簡單——A不夠漂亮。我們學校的辯論隊進入了決賽,一辯叫L,是一個頭腦聰明、性格冷冰冰的男生,小學升初中考試時,語文和數學都考滿分的另一個人就是他。每次班干部開會時,他都坐在最后一排心不在焉地轉筆,我一句話也跟他搭不上。而代我去開過一次會的N,之后卻和他傳出緋聞。有一次我和N從食堂出來,那個男生和我們擦肩而過時,對N點點頭打招呼。我沒有勇氣追問N太多,但如果他們兩個的交集增加,討男生喜歡的N說不定會和他發生點什么,到時我一定會因為那個男生而嫉妒N。我和N似乎勢均力敵,但我知道我贏不了她。她總是先把我看透,而我總是遲一拍回應,這一點從她先朝我伸出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贏不了,卻不想輸。這點少女的心思,我不能跟任何人說,我寧愿被大家當成我嫉妒她,這樣反而更輕松??墒荖哭了。她的眼淚粉碎了我所有的想法。我懊惱、后悔,以為失去了我們之間的友情。

我去N家里找她,想跟她道歉。她滿面春風地開門迎接我,還遞給我好喝的橘子水。我愈發歉疚,但N擺擺手說:“那天嚇到你啦?不好意思,我也是沒辦法,如果不那樣做,我就徹底沒機會了?!蔽也幻靼?。N說:“剛才班主任給我打電話,通知我作為增補人選去參加學校的主持人選拔賽?!盢笑起來的樣子很美,那笑容卻刺傷了我。 “我不想輸,阿潔,你是最明白我的吧?”N說,“不要用那副悲哀的表情看著我,太虛偽了!你不是怕我和L的交集太多才選A的嗎?我們各取所需、互不相欠,這樣才能繼續做朋友?!备魅∷?、互不相欠。當一方想付出真心卻不得不收回來時,連委屈也顯得虛偽。我真沒辦法和她繼續做朋友了。人是社會性的群居動物,所以,有時并不是氣味相投的人才能成為朋友。害怕孤獨、需要取暖,所以靠近。15歲的我們尚且年幼,成熟和心計也是膚淺的。我和N像兩朵盛開的花,為了吸引別人和炫耀自己,極力盛開、極力張揚,卻總嫌自己不夠奪目,于是拼命為自己涂抹更多的色彩。我們卻忘記了去想,自己原本的顏色或許更鮮艷、更美。

長大以后回想起那段過往,不禁莞爾。談不上后不后悔,因為人與人之間的默契與惺惺相惜,原本就是因為難得才顯可貴。在與別人交往的過程中,我們不愿隱藏和扭曲自我以迎合他人,所以,最終找不到和自己有默契的人,但是經歷過就會有成長,我們會在這段感情經歷中慢慢學會如何去愛一個人。那天晚上,從N家里出來時,我知道自己還是輸了。夜風很涼,我打開手機刪除了N的號碼和跟她拍的合照,抬起手背擦了擦眼睛,濕漉漉的。我不知道是因為N冷冷的眼神,還是因為丑陋的自己,或者是因為我們從此又回到各自孤單的軌跡,我在15歲的那個夜晚,狠狠地哭了一場。原刊于《讀者》(校園版)2015年第11期

編輯:周才  康煜函(實習)

往期回顧

青春期|指尖劃過課本的那段時光人物志|7根手指,6次絕殺青春期|她的另類青春品世相|請在腦海里游一次泳吧青春期|昨日當我年輕時讀美文|日本動漫里沒有超級英雄青春期|我的室友們看天下|我在南極的苦與樂作家點評|喜歡青春期|我已經很久無人問津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閱讀讓生活更精彩

點擊閱讀原文~ 快快搶購!

《讀者·2020高考志愿填報金鑰匙》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kCn8icDwF63ribWiapzYQZ5JWXBEyAwJcWL8dT1AQBLFHq7qprzGZXyVeE87Ahiaia5f2d8iaibm942kd8JY9OnGWiagpg/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