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豐的菌子

文|彥綾

圖|彥綾

六月的雨一直下到了七月,朋友圈里開始發布尋人啟示來尋找走失了十多天的太陽公公。有些地方找到了,有些地方還沒有找到,比如現在的曲靖。白石江里滾滾的洪流一直在證明,這是雨季;太陽公公的離家出走,溫度降到十四五度,這又證明夏天已經變成冬季。

無論如何,人類是不可能給天氣按一個開關來控制氣候:想要風時有風,想要雨時有雨。所以人定勝天、征服自然之類的話在不可抗力面前成了一個笑話,人怎么能勝天呢?人不過是適應性非常強,在自然災害過后能夠互相幫助來自救,以便繼續抱團生存下去。

這樣的雨天太長久了,連我都有些悲觀。洪水、泥石流、干旱等自然的不可抗力讓看過和經歷過的我生生膽寒,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愿意再浪費水;所以,無論如何,走在河邊我都遠離水邊;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愿意再走懸崖峭壁,因為我非常非常的渺小,因為我還有放不下的掛牽。

充沛的雨水讓樹腳上、草叢中的菌子迅速生長,菜街上早就有了各種可食用的菌子賣:牛肝菌、青頭菌等等,雨水讓山里的珍寶們開始活躍在人們的餐桌上。撿菌子的人們希望天天有雨,好讓這個賺錢的季節錢包更加豐盈;地勢低的莊稼地里的人們看著泡在水里的莊稼欲哭無淚,一個雨字,就寫盡了幾家歡樂幾家愁。

生活還得繼續,有些悲觀和憂傷的我該做什么就還是得做什么。改變不了老天的現狀,至少我還能改變我自己的心情。所以,在行走的時候,我就觀察泰豐公園里草地上的菌子。泰豐的菌子當然是不可以吃的,反正我對菌子也不熟悉,而且也怕亂吃會看到星星、泡泡、月亮、小人人什么的,所以它們遇到我都會非常的放心,因為我對于它們來說是一個具有安全感的人。

我拍過多少種草地里的菌子我也記不得了,反正我都不認識它們的名字。我想它們應該是有心告訴我的,奈何語言不通,只能互相作罷。

不對,我認識兩種,一種叫白筆鬼,它頭頂沒傘,身子潔白如玉,頂上如同一只喝飽水的毛筆頭。明時李時珍《本草綱目·菜五·土菌》﹝附錄﹞引陳藏器曰:“鬼筆生糞穢處。頭如筆,紫色。朝生暮死,名朝生暮落花?!贝_實,我早上看到白鬼筆時,它亭亭玉立;到了晚上則蔫頭蔫腦地倒在草叢里。

(白筆鬼)

另外一種叫紫蠟蘑。紫色的小傘在雨中顯得非常溫潤,在江水的紅磚小道旁邊的草叢里有一小片,擠擠攮攮的,非常好看。

(紫蠟蘑)


其他的就都不認識了,突然的去百度,也不知道怎么去找,眾多的圖片看得眼花,只能留以后慢慢看著圖片來查找。我想,這樣的查找也給我增加了一些樂趣,去尋找這些不知名菌子的過程,應該會猶如去探尋一個個寶藏一樣,會收獲喜悅和知識,讓平淡的日子也精彩一點點。

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

彥綾的微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62.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