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有一顆敏感的心

(圖片來源于網絡)

我不喜歡與人爭,無論是事、物或者人。當我寫下對某事或者某物或者某人的的看法后,我就放下,繼續向前走,不會回頭。

在五月十四日,我在微信讀書上看完復旦名師陳果的書《好的孤獨》后,寫下這么一段想法:“一本淺淺的哲學小書,可惜講述的不夠深入。已經觸入到一些東西,然而卻收回了觸摸的手。也許是她仍在紅塵歷練吧,深入哲學,需要的不僅僅是生活上的獨處,還需要靈魂上的獨處。所以,女人能成為哲學家的可能性便微乎其微?!睕]想到, 書友們就最后一句話,展開了讓我漲見識的爭論。

某兩位書友,對我說了一句:“女人能成為哲學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北磉_了不滿:

A說:“哲學并不是誰都懂,以淺顯的例子詮釋深層的含義,不是誰都能做到,對于哲學,沒有男女之分,只有誰更能領悟多一些,所以請別再說女人能成為哲學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這種話了?!?/p>

B說:“哲學并不是誰都懂,以淺顯的例子詮釋深層的含義,不是誰都能做到,對于哲學,沒有男女之分,只有誰更能領悟多一些,所以請別再說女人能成為哲學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這種話了?!?/p>

我看到兩位書友的點評后,仔細審視了下自己,發現自己確實有不妥之處,確實沒有接觸到女性哲學家所寫的書。因此,我對此表達了歉意:“每個人的角度不一樣,淺淺的哲理與深深的哲學相差很遠。我也是女人,我至今看到的哲學書籍確實沒有女性作者,不如你給我推薦下,以彌補我的孤陋寡聞,好嗎?謝謝?!?/p>

C書友看到之后,立刻給我推薦:“波伏娃,漢娜阿倫特,蘇珊桑塔格,這幾位超有名的好吧……我沒看這本書,但這肯定是通俗讀物了,評價作者專業水平還是得看她的學術著作吧?!?/p>

看到C書友的推薦之后,我立刻百度三位女性。然而,波伏娃,人們給她的定義是:存在主義學者、文學家;漢娜·阿倫特,思想家、政治理論家;蘇珊·桑塔格,作家、藝術評論家。

關于社會政治哲學我并不喜歡,所以我也就沒的接觸過這三位女性的書籍,真是太淺薄了。這時,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既然她們都有自己的著作,為什么不出名?為什么人們提起哲學家來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男性?就算前面三位有了自己的哲學著作,人們也把她們歸類于作家?

現在想想,就算現在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女性在某些方面的話語權還是弱于男性,這是其一;其二,做為女性本身,絕大多數人承擔了生育、教育、家務等等眾多繁重的工作,基本上沒有太多的時間來思考更多的東西;其三,女性本身很敏感,是感性的人,絕大多數人不太喜歡更深入地去研究哲學這一學科,因為女性很容易被外界所打擾。在這三個條件過濾下,在哲學中能夠勝出的女性就非常非常的少。

就比如我,我喜歡看哲學書,偶爾也能說出幾句具有哲理性的話,但是并不表示我對哲學能夠更更深入地去研究,去熱愛。很多強女人,本身的閱歷都讓她們在談吐之間,舉手投足之間充滿了哲理,但,哲理與哲學是兩回事。

女性不弱,但在某些方面不如男性這是事實,沒有必要樣樣去逞強,與其花時間去逞強,不如腳踏實地地去做好自己擅長的事,用事實和成績讓更多的人閉嘴。

我不喜歡很敏感、很玻璃心的性情,因為這樣會讓自己喪失客觀性。我不覺得我最后一句話話有什么問題,這不是什么歧視,而是當一個人能夠正確地看看待自身的問題,不用敏感地去考慮或者猜測些什么,那么,我相信這個人的生活就能過得很好。

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

彥綾的微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56.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