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哪兒說哪兒---多和孩子們交朋友





幾乎每天都在看朱爺的文章、朱爺的畫,以及寫朱爺的文章和文章里刊出的畫??吹门d起,還會轉給朋友,咱高興,讓朋友也高興,豈不尤其高興?

今天又讀一篇懷念朱爺的文章,恰有朋友來電話咨詢怎么欣賞字畫,順手把朱爺一幅花鳥小品《漢書下酒》轉她看,咱喜歡,就覺得人家也該喜歡。

朋友話很直接,連珠三句問:你覺得這畫好?我咋覺得還不如孩子畫的?這畫貼題?放下電話愣半天神兒,沒法解釋,解釋不通,朱爺哪那么好懂?

喜歡朱爺很多年,感覺朱爺受眾規模不小了,怎么還有這種不著頭兩的提問?細想也難怪,大師巨匠開始都難懂,上來就火爆的藝術家大都走不遠。

沒有奚落朋友問話的意思,只是反躬自問,為什么要發朱爺《漢書下酒》給朋友看?是要講“怎么欣賞字畫”嗎?顯然不是,巧合了,我正陶醉著。

一張絕非“特殊題材”的畫,一只呆頭呆腦、笨頭笨腦的小鴨,或小鵝,抑或小雞,咋就能陶醉我這“資深朱迷”呢?這倒真是個問題,該理一理。

我一直有一種認識,好畫一定要有童心和童趣,不一定非是花鳥,包括山水、人物、翎毛,童心、童趣才是真正打動、感動讀者的利器,絕無二致。

欣賞朱爺《漢書下酒》,我想到齊白石了。朱爺筆下的萌萌意向,是不是真就脫胎于白石老人的尋常物件?你看他的雞子、蝦子,是不是童趣撲面?

還有,有趣的畫,一定是有趣的人才能畫出,你不覺得齊白石很孩子氣,朱爺也很孩子氣?孩子氣裝不出來。藝術的大敵就是裝,裝也只裝得一時。

不要把童心、童趣等同于簡單。孩子們的簡單是天趣,讓人開懷、樂見,百看不厭;藝術家的簡單得有生活、積累,是豐富、厚重閱歷的返璞歸真。

多和孩子們交朋友吧,只有和孩子們混在一起,打成一片,才能葆有一顆柔軟、天真、干凈、善良的心,不僅藝術家,任何行當都需要童心、童趣。

2020-10-11 23:37:26 于鏤月裁云軒

想哪兒說哪兒---點贊“我的私心”

想哪兒說哪兒---力爭做到“信”

想哪兒說哪兒---這只老虎像只病貓

想哪兒說哪兒---我的“甜蜜事業”

想哪兒說哪兒---別不重視款字

想哪兒說哪兒---該放漏時得放漏

想哪兒說哪兒---旅游得用“心思”

想哪兒說哪兒---信札收藏的尷尬

想哪兒說哪兒---《紅樓夢》的讀法

想哪兒說哪兒---收藏得趁早

想哪兒說哪兒---受寵的孩子有信心

想哪兒說哪兒---去看《奪冠》

想哪兒說哪兒---“不累”的感覺很養人




戳下面的閱讀

原文,進入馬教授的店,專營名家金石書畫.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23.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_nc-17级_米奇影院888奇米色_日本一本亚洲免费区_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